蝶蜕变医疗美容诊所年售58万元假药 发展下线卖药品
院线新闻   2018.01.10 作者:殷玉国

10394271319532635.jpg

近几年,爱美的需求催火了微整形市场,肉毒素、表麻膏、人胎素、美白针、玻尿酸等药品器械种类繁多,很多还是从国外进口的。这些价格从千元到上万元的药品是真的吗?日前,历下区人民法院判决历下蝶蜕变医疗美容诊所涉嫌销售假药罪一案,主要犯罪嫌疑人许某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该案也揭开微型整容机构销售药品的一些乱象,甚至有医院的大夫明知是假药,还在该美容机构中干活拿提成。

医疗美容“夫妻店”发展下线卖药品

许某和荣某是夫妻关系,看到火爆的微整形市场,两人于2014年成立历下蝶蜕变医疗美容诊所,主要经营美容、微整形、培训和出售药品等项目。

美容诊所有5名员工,荣某是单位法定代表人,负责给学员讲课;许某负责给顾客打针、采购货物,赵某甲负责管理仓库,王某某和商某某负责联系学员到店里参加培训。

客户一般是通过济南蝶蜕变整形诊所的网站咨询王某某,然后王某某通过电话、微信、QQ等方式向客户介绍诊所的情况并招收学员,然后由荣某对学员进行培训。培训的内容主要是向学员讲解通过手术、打针、用药来起到抗皱纹、美白、减肥等效果,并且向学员展示、介绍一些外国品牌的药品,培训一般是一星期组织一次。

荣某通过开设美容培训班并发放私自印制的《专业证书》等形式,在全国范围内发展下线赚钱,而经她培训的人员,大多也会从事此类行业,并从其手中购买药品。

地下室藏2300余盒走私药品

美容诊所给客户推销的多是一些外国品牌的药品,主要有肉毒素(兰州衡力和韩国白色肉毒素)、玻尿酸、溶脂针、美白针、水光针、胎盘素、蛋白质、麻药、高浓度维C、韩国小针头。药品通过快递的方式销售到山东各地市,还有河南、安徽、山西等地。

一些药品都有外文标志,许某表示,自己看不懂这些标志,但知道诊所销售的药品一部分来路不正,正规药品都有国药准字批号,诊所销售的这些药品没有国药准字批号,而且卖家提供不出正规的发票和相关资质文件,可能是走私药品或假药,为了逃避检查,这些药品他都存放在诊所地下一层仓库里。

2015年3月11日,济南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一大队会同历下公安分局燕山派出所,联合市食药监局食药稽查支队对该美容医院进行突击检查,在一间12平方米的地下室内共起获了肉毒素、表麻膏、人胎素、美白针、玻尿酸等20余种涉假药品和医疗器械,数量多达2300余盒。

经市食药监局初步认定,在这些药品器械中,美思满胎盘素、方利卡多因乳膏等6种药品系假药,共计845盒;乔雅登玻尿酸2型、瑞蓝玻尿酸等4种医疗器械系无证经营,共315盒。案发后,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价值224049元的假药及价值621070元的无注册证医疗器械。

医院大夫明知是假药还做手术拿回扣

党某是济南一家医院美容整形的大夫,和荣某是同学,得知她开办这个诊所后,经常介绍客户到那里注射药剂做医疗美容整形。

法院判决书显示,程某某想做瘦脸美容整形,通过朋友介绍联系到党某。在该诊所,党某先后为她注射过3次肉毒素。

党某每给顾客做一次手术,荣某与其五五分成,每次都是许某通过支付宝转账。党某在蝶蜕变美容整形诊所给顾客注射的药剂包括韩国肉毒素、兰州衡力肉毒素、玻尿酸,还给顾客介绍并销售过美思满人胎素。

党某是医院的大夫,明知这些没有国药准字批号的药品是走私进来的,不允许在我国买卖和使用,都是假药,但其依旧铤而走险,为顾客做整形美容。

销售近58万元假药获刑11年

在案件庭审中,历下区人民检察院指控:许某、荣某系夫妻关系,许某负责购进假药、无注册证医疗器械,被告人荣某负责美容整形业务并培训学员、推销器械,被告人商某某、王某某明知上述药械来源非正常渠道,仍受雇对该诊所的医疗美容业务及培训项目进行网络宣传、招徕学员及客户。

经鉴定,该诊所出售的利多卡因盐酸盐水化物肾上腺素等10种产品系未取得医疗器械注册的医疗器械。自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期间,该诊所共对外销售579880元的假药,销售价值1858154元的无注册医疗器械。

法院判决被告人许某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600万元。荣某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5年,并处罚金55元。商某某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,并处罚金10万元。王某某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,并处罚金10万元。


320+1
相关新闻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