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崖边的大麻化妆品
美业观察   2021.05.06 作者:布林

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提心吊胆,大麻化妆品总算有了喘息之机。

4月30日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(2021版)》的公告。公告称:“为进一步规范化妆品原料管理,依据《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》相关规定,国家药监局组织对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名称(2015版)》进行修订,形成了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(2021年版)》,现予公布,自2021年5月1日起施行。”

其中,大麻(CANNABIS SATIVA)仁果、大麻(CANNABIS SATIVA)籽油、大麻(CANNABIS SATIVA)叶提取物拟调整为《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》禁用成分,并没有被直接移除。这也就意味着,这三种大麻类原料接下去还可以被继续使用,但是否禁用、什么时候禁用,最终还需依据《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》而定。

此前在3月26日,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的《关于就修订化妆品禁用组分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》中称,根据国家禁毒管理相关政策要求,拟将大麻仁果、大麻籽油、大麻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,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意见反馈的截止时间为4月19日。

2015年版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》中,收录有大麻仁果、大麻籽油、大麻叶提取物三种与大麻相关的原料,而大麻二酚(CBD)并未在其中。

消息一出,工业大麻圈,尤其是大麻化妆品圈瞬间炸锅。但实际情况是,工业大麻行业的混乱,已经到了市场监管部门不得不出手的程度。

工业大麻概念曾经有多疯狂?

《壹览商业》了解到,我国判断可以合法种植的工业大麻,是指该类大麻中THC(四氢大麻酚)含量低于0.3%。THC是一种摄入后会让人体产生精神愉悦感的大麻素,也就是日常意义中的“毒品”。

但工业大麻的应用主要是基于另一种大麻素——大麻二酚(CBD)。作为从大麻中提取的另一种天然提取物,CBD不同于THC,它并不具备精神活性作用,但它又具有多种药理作用,包括抗焦虑、抗精神病、止吐和抗炎特性,因此在国外被广泛应用在医疗、护肤等多个领域。

2018年初,美国开始启动工业大麻股,这使得工业大麻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开始引起关注,随后延伸至中国。

2019年初,工业大麻在国内股市上演了极其疯狂的场景,多只概念股在两个月内涨幅超过100%,尽管政策层面强调将更加严格地对工业大麻进行监管,仍然挡不住资本的爆炒。

11245527085950777.jpg

数据来源:wind

“沾‘麻’即飞”,用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再贴切不过,上市公司只要声称开展工业大麻相关业务就会涨停。就连主营麻毛设备和亚麻制品的金鹰股份、生产粘胶纤维和帘帆布的恒天海龙、含有天麻产品的昆药集团这些公司,无论他们怎么发公告和大麻撇清关系,股民们依旧给他们强行扣上了工业大麻概念的帽子。最荒诞的是,生产麻花的桂发祥,股价也随着工业大麻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“市场的投机氛围太重了!”一位经历过当时工业大麻疯狂的投资者描述道,“但实际情况是,工业大麻的使用合规性、使用场景都还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。”

我国对于工业大麻的管制比国际上更加严格,目前仅限于云南和黑龙江两省可以合法种植,并且只有云南省可在种植的基础上进行合法加工。从种植到加工,企业依次需要《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》《工业大麻花叶加工项目前置审批》《工业大麻加工试制许可证》《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》四个牌照。

2019年4月开始,历时3个月的工业大麻虚火终于熄灭。

有多火就有多乱

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,CBD有放松身心、保护神经、改善皮肤发炎、抗氧化、舒缓皮肤敏感泛红、为皮肤表层建立保护屏障、改善皮肤自我修复力的功效,可以帮助恢复皮肤健康、舒缓皮肤问题。随着90后、95后成为主力消费人群,化妆品成为了最被市场看好的消费品类之一。虽然工业大麻整体在2019年4月后并没有之前那么热,但双重的市场空间让大麻化妆品备受关注。

中国美妆网统计,在2019年之前,在国家药监局备案的国内大麻化妆品仅有18个;2019年新增了413个产品备案,为2019的23倍;2020年又新增了1783个大麻化妆品;今年不到3个月的时间,已经新增了321个大麻化妆品的备案,市场火爆程度可见一斑。

但市场有多火就有多乱, CBD并未在2015年版的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》内,也就意味着国内生产的化妆品中不允许有CBD,只允许有大麻仁果、大麻籽油、大麻叶提取物等成分,但不少商家仍利用来CBD进行违规宣传和炒作。

3月22日,天猫国际更新了《天猫国际化妆品平台标准》,更改后的标准于3月29日生效。其中4.1.4商品属性发布规范只比之前多了一条——“是否含有CBD(大麻二酚)”等。当“是否含有CBD(大麻二酚)”选择为“是”时,需上传对应商品的THC检测报告,且THC含量应不超过0.3%。

《壹览商业》在天猫、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上,搜索“CBD化妆品”,仍有不少相关产品在列,不过数量已经下降不少。

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服务平台上,搜索“CBD”,2018年有38条,2019年有6条,2020年仅有两条,2021年至今还未有备案。可见在政策层面,CBD作为化妆品原料的使用在国内的审批趋于严格。

有专业人士表示,平台和市场监管部门先后出拳就是为了整治CBD乱象,而大麻仁果、大麻籽油和大麻叶提取物如果从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》中被移除,虽有矫枉过正之嫌,但这三类物质在化妆品研发生产中并非必需,离成熟应用也还有很远的距离,因此对整体化妆品行业和工业大麻行业都几乎没有影响。

3月26日消息发布至今,wind工业大麻指数微涨1.87%。

大麻化妆品路在何方?

虽然化妆品行业整体对于中检院的这则通知没有太大感知,但3月26后,对于大麻化妆品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却是等待“命运审判”的煎熬期,不过现在至少他们可以过个平静的五一假期。

此前,进入大麻化妆品行业的玩家已经不少,雅诗兰黛、科颜氏、昆药集团、康恩贝、深大通、德展健康等国内外企业均已布局相关产品。对于大集团,哪怕禁令颁布,也无伤根本。但对于主营大麻化妆品行业的公司来说,却是“当头一棒”。

比如溪木源,一年半内完成6轮融资,成为完美日记、HFP之后广州又一家快速成长的美妆品牌。溪木源刚刚高调宣传了其获得了今年天猫金妆奖的“年度高光新品牌”奖,以及CBD大麻叶焕能修护原液产品获得“年度超级成分大麻叶提取物”奖。虽然其天猫旗舰店各类大麻制产品仍然在售,但为了规避风险,产品结构调整已经是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
其实大麻化妆品和电子烟行业类似,属于强监管市场中的“新物种”,在经历野蛮生长和乱象丛生之后,市场监管部门介入来规范行业标准是必然的。而对于工业大麻来说,如果在化妆品领域被禁用的话,那么在食品等更广泛的领域开放则变得更加遥远。

好在留给大麻化妆品企业调整转型的时间还有,虽然窗口期长短未知,但主动出击总好过被动出局。

出处:壹览商业
563+1
相关新闻
评论